a&s专业的自动化&安全生态服务平台
公众号
安全自动化

安全自动化

安防知识网

安防知识网

手机站
手机站

手机站

大安防供需平台
大安防供需平台

大安防供需平台

资讯频道横幅A1
首页 > 资讯 > 正文

系统集成资质审批几时休?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具有安防资质、系统集成资质、智能建筑资质,往往是企业参与系统集成项目的敲门砖。
资讯频道文章B
  八大怪现状

  笔者 “误入”安防近五年,依旧是一门外汉。平日时,耳听得些闲闻八卦,也曾目睹过一些怪现状。现归纳逐一列出,其中不曾主观臆断,但若与看官有偏差,但望高明不吝赐教!

  其一,只求性能不管质,缔造最大实验场。

  其二,恶性杀价抢地盘,市场秩序陷混乱。

  其三,技术标准各一套,集成共享终成空。

  其四,技术服务何重要?关系才是真王道。

  其五,设计创新几乏力,千个项目一个案。

  其六,偷工减料无人看,豆渣工程比比是。

  其七,建设砸钱充土豪,运营管理变土鳖。

  其八,好大喜功做样板,出了政绩,鼓了腰包。

  不懂行业潜规则,就真的不好混?此话或有待推究。

  新政传递正能量

  日前,公安部科信局《关于取消安防工程检验机构授权有关问题的通知》甫一公布,可谓让微信圈炸开了锅,业内人士一片叫好。

  “政府做该做的,其余交给社会做”。简政放权,让位于市场和社会规范主导,往后或再不会上演一个工程建设项目要盖二三十个印章的桥段。宽松之政策环境,将营造起相对公平的竞争氛围,也或让安防行业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

  不惟安防产业在行政审批改革上获得强力推进,建筑智能化行业也接力跟进。早在去年10月底,住建部办公厅便发文,明确提出“11月6日起,各省级及以下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有关中央企业停止受理建筑智能化、消防设施、建筑装饰装修、建筑幕墙等4个工程设计与施工资质首次申请、增项申请和升级申请。2014年12月6日起,我部停止受理上述资质申请。”

  而今年7月15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在对行政审批事项进行清理后,再度发布《关于取消建筑智能化等4个工程设计与施工资质有关事项的通知》,决定取消建筑智能化、消防设施、建筑装饰装修、建筑幕墙4个工程设计与施工资质(以下简称一体化资质)的行政审批。

  可以预见,未来3-5年内,国务院行政改革的步子可能会更大一点,更多的资质认定都可能被逐步取消。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把这些交由市场去判断,政府加大力度搞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做好监督即可。”

  统一由建设部颁发资质?

  在一些安防工程、智能化工程项目背后都存在着利益输送链条。凭借这种特殊利益链,部分企业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控标,其中根据自己产品设定技术要求以更好的符合其公司,可谓是屡试不爽之套路。

  为尽量保证招标的公正性,减少人为暗箱操作。现在招标方有一种倾向是,调整技术、商务、价格评分的权重,其中最大变化是增加商务标权重(因为技术参数指标,人为干扰因素较多)。

  a&s Research查询到,在公开的一个招标序号为SGCHW2015-001号的松阳县天网工程2015年增点扩面工程项目中,招标文件作出以下更改:商务标得分(报价得分)(56分——注:原先政府采购项目默许为商务分权重不得高于技术分权重):

  1、评标基准价的确定:

  评标基准价=进入商务部分评审的各投标人有效投标报价中的最低报价。

  2、计算投标报价得分:

  投标报价等于评标基准价的报价分得满分56分,其他投标人的报价得分按下列公式计算:

  报价得分=(评标基准价/投标报价)×56%×100。(保留小数点后两位)。

  由此看来,在技术、商务响应相差不大时,评审仍执行最低价者中标。所以,低价中标现象依然是公开是秘密。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安防乃至智能化工程市场游戏规则变化的信号是,承接平安城市和智能交通项目只需具备建筑智能化资质。

  无独有偶同样在招标序号为SGCHW2015-001号项目之招标文件中“投标人主要条件”一栏规定:这个项目投标人资质类别和等级:(1)具有建筑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三级及以上资质或建筑智能化工程设计与施工二级及以上资质;(2)项目负责人资质类别和等级:机电工程专业贰级及以上注册建造师且无在建或预中标工程。

  因为按照这一招标文件推断,安防工程企业资质证被取消几成定局(a&s Research从接近华东某市技防办相关人士了解到,包括重庆、南京等地已经取消了“安防工程企业资质”的行政审批)。怪不得笔者前阵子走访的多家企业都在动员鼓励“广大在职员工积极参与建造师专业资格考试”。

  那么,假若统一由建设部颁发资质,未来行业竞争又会怎样个纷乱法?

  取消资质审批是大势所趋

  就长期而言,资质的取消将成为趋势。但是依法设立的还会有,如涉密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资质的运营还需要资质管理。当然,资质的取消,将同时需要政府监管职能的加强,并加大企业的违法成本。

  也有学者担忧,国务院各部委逐步取消资质认定的行政审批权并不一定意味着审批权的下放,“如果将甲级资质审批权下放会导致权力寻租的恶化及普遍”。所以,资质管理也不会一下子取消,肯定会有过渡的方式,但不应该是简单下放。

  而且,是否应该取消资质管理或是合理的行业管理的设置,应该综合考虑目前行业内出现的问题、现实的需要、企业的发展,应该制定即利于环境监管、企业竞争,又利于行业健康发展的管理政策。

  在a&s Research看来,不论是权力的下放,还是资质的取消,都需要政府强有力的监管机制的推动,行业才能健康发展。

点赞0
参与评论
回复:
0/30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评论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a&s观点。
0
关于我们

a&s是国际知名展览公司——德国法兰克福展览集团旗下专业的自动化&安全生态服务平台,为智慧安防、智慧生活、智能交通、智能建筑、IT通讯&网络等从业者提供市场分析、技术资讯、方案评估、行业预测等,为读者搭建专业的行业交流平台。

© 2020 Messe Frankfurt (Shenzhe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兰克福展览(深圳)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 12072668号
用户
反馈